河南这个小村庄变身“网红打卡地”!你去过吗?
发布时间:2021-04-07来源:河南商报

  精彩中原网讯 “去不了三亚,去不了大理,那么就来小屯村逛逛吧。”近段时间,河南新乡一个小村庄火了,成了年轻一代的打卡地。客流量多时,村民卖小吃,几天都能挣一万块,而你是否相信,几年前,这个村子还是有名的贫困村?

  默默无闻的小村庄,走到“台前”,和这几十幅画作分不开。

  大新正在涂色

  在村墙涂鸦,这个小村子一下火了

  “大新,别干了,赶紧歇歇,都中午了,该吃饭了!”小屯村的村民王大爷从自家厨房端着一碗刚做好的面条,让尚勤杰赶紧吃。

  尚勤杰一边应着,一边从梯子上下来,他把两个手套依次摘下,从王大爷手中接过大碗,又往后退了几步,歪着头端详着一上午的成果—七八十平方米的“画布”,全部完工要用四五天的时间,眼下已经进展到尾声。这块“画布”,是河南省新乡市辉县市张村乡大王庄村小屯村内的一面墙。

  前几天,这个仅有440口人的小村子,在网络间火了,游客们纷纷来到这网红村拍照“打卡”,一位卖烤面筋的村民说,小摊一天都能赚1000多元。

  而带火小屯村的,就是村民们口中的“大新”,大名尚勤杰这个90后小伙子,花费一年多时间,画的30余幅墙面涂鸦。

  30多面涂鸦墙,风格迥异。有体现中国元素的,以《山海经》或古代神话人物为灵感创作的涂鸦、也有日本动漫文化的翘楚—宫崎骏的经典动画。

  大新画笔下的涂鸦墙色彩鲜明,点燃了原来颜色单调的小小村庄,并不是自吹自擂,大新自己都觉得变化很大。

  “第一次见到的小屯村,是真的不好看,”大新坦诚说出自己的看法,作为新乡市人,他接受了小屯村好友的邀约,通过涂鸦,改造小屯村的原貌,“墙是灰色的,整个村子只有零星几个老人,在自己门前晒晒太阳,村子很没有活力。”

  现在,人流如织,游客拍摄的视频中,河南商报记者看到,小屯村的每一面涂鸦墙前挤的都是人,大家自行选择喜欢的墙面拍照,“年轻人来的更多些,有游客是宫崎骏的粉丝,他们告诉我,宫崎骏动画的涂鸦墙很常见,但在集中一片区域内有五六面涂鸦墙的很少见,一次拍过瘾,觉得很新鲜。”

  大新在画好的涂鸦墙前

  初心下的责任感:就是想让村庄变好看

  几十幅墙面涂鸦,就能给村庄带来这么多人气,大新一方面对自己的成绩很自信;另一方面,他总是担心网红经济下,可能会在未来作出的“妥协”。

  “来到小屯村,我就是想用涂鸦,让整个村庄变好看,让在城市生活的、很‘丧’的年轻人,看到这些好看的画,心情得到舒缓,这是我的初心,一年多以来,始终未变。”大新说。

  这样的初心也有个前提,大新从开封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毕业后,并没有专职做涂鸦,而是在工作中,利用空闲的时间与其他爱好涂鸦的同道中人一起切磋学习。放弃大城市的工作,专门来到乡村做涂鸦,是有一份热爱的情怀在,“情怀的驱使下,我可以不那么看重金钱,而专注于涂鸦的作品本身,”大新说,“我希望能按照自己意愿,创作出好看的原创作品,并且不希望在小屯村火了之后,违背自己的意愿,当一个‘涂鸦机器’。”

  大新倾注了全部心血在这些涂鸦上,比如,涂鸦的布局也很有讲究,“比较空旷的墙面,会多画中国风的涂鸦,恢弘大气,”大新向河南商报记者分析创作思路,“而在一些不太宽敞的巷子里,会画治愈系的涂鸦,让人觉得情绪舒缓。”

  小屯村火了,让大新欣慰的是,村里上下越来越尊重他的想法,让他放笔去画;不仅如此,小屯村的变化,让不少原来很排斥涂鸦的村民有了态度上的转变,“以前的农村,墙面上大多都是文字标语,”大新也很理解,一下从保守的文字、变成鲜艳的图画,又是这么新潮又现代的,很多年纪大一点的村民十分接受不了,“觉得我是乱来,瞎胡闹。”

  可随着生活和居住条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好后,朴实的村民接受了这个辛苦得恨不得“住在”墙面上的小伙子,“不少大爷大娘们对我很亲,到饭点儿了,主动过来给我送饭。”大新很开心。

  而他的初心也开始在潜移默化中作出转变,甚至可能大新自己都没察觉到,“我其实是有些强迫症的,想着既然在小屯村画了,我就一定要画好,涂鸦墙能引来流量,改善村民们的生活,我也替他们高兴。”

  大新和自己的作品合照

  用涂鸦作切口,盘活文旅经济的发展通道

  事实上,小屯村在2020年的十一黄金周,已经获得了部分关注。2021年的春节,大新说,每天的客流量大概在五六千人次。

  要知道,在2018年以前,小屯村与大王庄村的其他两个自然村,大王庄、北山凹一样,是典型的贫困村。三个自然村一共329户、1232人,耕地面积1596亩,没有主导产业,村民主要收入来源为种植传统农作物和外出务工。

  年轻村民的外流,加重了整个村庄空心化的程度,贫困模式常年不能被攻克,直到2018年,才摘下了贫困的“帽子”。2019年,村子接下了乡村振兴的大旗,大家卯足了劲儿,改善村子的现有环境。

  大王庄成功脱贫摘帽,水电路厕基础设施全面改善,美丽村庄诗情画意,研学旅游红红火火,传统农作物小红薯还变成大产业,迅速成长为全国最大的酸辣粉基地。

  小屯村也紧跟其后,涂鸦墙带来的流量,让大王庄村萌生出了以点带面,盘活文旅经济的发展通道。

  大家其实都知道,涂鸦墙的网红经济是暂时的,如果不把握好这次时机,等新的网红产品出现,小屯村只会湮没于众生之下,“游客们能来,就是给小屯村带来了商机,”大王庄村党支部书记王六全对河南商报记者分析,“年后的客流量特别大,我们打算顺势打造配套的民宿、餐饮,形成一体化的旅游模式。”

  小屯村的火爆让村民收获了实实在在的实惠,王六全说,村民们首先从观念上,早早地认可了乡村振兴的理念。原来,不少村民们眼光较为短视,青壮年劳动力宁愿外出打工,也不愿在村里守着自家田地;但客流的引进,让劳动力某种程度上得以回流,如今,越来越多的青壮年从务工城市回到小屯村,想根据现有形势,结合自家资源,获取收入,“有村民在客流量多时卖小吃,几天都能挣一万块。”

  大新和村里的小朋友

  农民变股东,从贫困走向致富

  散户临时做做小生意,很多小屯村的村民的志向可没这么小。乡村振兴并不是简单的一句话,大家想要的是长久稳定的收入来源。

  但它也不易获得。据了解,长期以来,农村集体经济存在一个突出矛盾,很多村庄都是“无钱办事”的空壳村,大量农村集体资产由于产权归属不清、集体组织缺位、经营管理方式落后等,处于“沉睡”状态。

  通过改革,越来越多的集体资产从沉睡中醒来,资源变资产、资金变股金、农民变股东,村集体经济收入由无到有、从少变多,农民财产性收入不断增加。

  小屯村目前也正在采用农民变股东的路子,“随着村民满意度和获得感地提升,大家已经在考虑如何维护住现有的资源,”王六全说,“现在,村里已经制定好未来对村庄统一的管理和规划,在管理方面,我们鼓励村民以合作社的方式,请他们作为股东,加入到对村庄的改造当中,同时也有其他公司作资金保证,不让村民们赔钱。”

  成为股东,心齐之外、力也要往一处使。王六全告诉河南商报记者,在振兴乡村的规划上,股东们也要按照规矩、统一动作,“如果股东们有自己想发展的经济形势,可以向我们提交一份策划书,大家一起开会讨论,是否具备可行性。”

  现在,小屯村不仅依靠涂鸦墙单线发展,近期,他们还筹备了第一期灯光秀,在隧道里利用灯光和幻影,打造乡村和现代科技的美好碰撞。

  “每年都要跨上新的台阶,”王六全说,“未来,我们还想打通大王庄村的三个自然村,联结起来,做好管网农业,加大产业的振兴,当然,也希望有意愿的资金,更多注入到我们村里来,我们一起带领村民,过上更好的生活。”


关键词: 河南 打卡地


责任编辑:韩杉

上一篇:全运会资格赛河南女排“逆袭”辽宁
下一篇:郑州多条道路隔离护栏反复拆装?官方回应了